切换到宽版
  • 2421阅读
  • 4回复

奴隶夫妻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ismmmm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21-02-10

爱娟是我的妻子。 
    
一个30多岁的有夫之妇,不漂亮但也不丑,胸部不大但是屁股很大。她平时都是一副素打扮,她甚至连香水也不洒,或许是她认为自己就是个普通的良家妇女没必要去打扮。


入夜,我躺在床上,又开始意淫淫妻。我不知道我是怎样染上淫妻心里,总之,我和爱娟结婚后,我就幻想着爱娟被各种男人奸淫。这种心理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变态。


我逐渐进入意淫状态,我的终极目标是:爱娟沦为妓奴,我沦为奴隶,夫妻为奴为妓,妓奴一家。


爱娟进来了,看见我魂不守舍的样子,知道我在想什么,横了我一眼,呸道:“呸!尽想些龌龊下流的东西!”
“你就不能想些正经的?想法子赚点钱,现在大家都买房买车了,我们还是一无所有,没钱没房没车,三无家庭。”


淫妻心里更让我无心工作,长年半失业,男人不干活,家庭不贫困才怪,幸好找了个好老婆,没什么怨言。


我叹了口气,或许我们家真的只能给人为奴为妓,我想!


我撩开爱娟的上衣露出有些下垂的奶子轻轻的揉着,说道:“妓女可以赚钱哦。”


长期的淫妻洗脑,爱娟内心多少也有那种欲望,但是女人的矜持,爱娟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其实,现在就差一个合适的时机把爱娟推进火坑,虽然可能推的时候爱娟半推半就,但是真的进了坑,爱娟会非常乐意。


我和爱娟的性生活非常简单,和正常人相反,我们是男下女上,每次我都是直挺挺躺着让爱娟搞,直到她满足为止。因为我不喜欢自己操老婆,喜欢别人来操我老婆。只要幻想着别人在奸淫爱娟,我的鸡吧会硬很久不射精,爱娟每次也都能高潮。


完事后,我和爱娟互相依偎着聊天,这是我对爱娟淫妻洗脑的最佳时机。


“其实,我也喜欢下贱的感觉!”爱娟幽依偎过来说道。
“上次送货去南门酒店,那酒店太豪华了,好像是三星级的,走进去我感觉好自卑,觉得自己玷污了这么豪华的地方。”爱娟说。
“我们只是意淫又还没有真做婊子,怎么就玷污了酒店?”
“不知道,只要一去酒店,我就觉得自己很贱,有时下体还会高潮抽搐,感觉被奸了一样!”
“我也一样,上次和老张吵架,表面上我凶的很,其实内心自卑的不行,那天晚上我是幻想着老张在奸淫你,我才硬的。”
“好贱!”
“你都36岁了,再不做就老了。”我抚摸着说。
“不知道!”爱娟捏了我一下,不理我了。
“真不试试!”,我给爱娟挠痒想激起她的兴趣。
“可是孩子咋办?一切我都能承受,就是放不下孩子。”
“孩子这不就要离开我们,去外地读书了,家里剩下的钱都供他读书,我们无牵无挂,专心为奴为妓。”
“还是有点放心不下。”
“你都36岁了,最多做到50岁,到时候人老朱黄,没人嫖,主人也不会要我们,我们不就又重获自由身,那时孩子也才29,我们仍然可以去打点工给孩子结婚。”
爱娟心头一动,觉得我说的有道理。
“说的也是,再苦也就十几年,我们这十几年其实也是一无所有,还不如为奴为妓,至少衣食无忧。”爱娟说。
“是啊,既然好上这一口,就要牺牲这十年,反正都是一无所有,至少换个活法”。
“随便你吧,总之我就出身子,你不介意我更不介意。“爱娟见我越说越真,倒头便睡。


我决定做点什么,我在各个淫妻sm论坛发布了这样一条广告:


失足夫妻喜欢当奴隶(夫)妓奴(妻),被控制被剥削,可为主人赚钱。找开桑拿、旅馆、发廊、洗脚店的老板做主人。
Q 261881404


很快就有人加好友,第一个开门见山很直接,回答的时候我真正感受到什么是真实的下贱,很刺激。
“年龄多大?”
“夫39,妻36”
“身高多少”
“163”
“生育过吗”
“生过一个儿子.”
“顺产还是剖腹产?”
“顺产”
“以前做过吗”
“没有,只意淫”
“想做服务还是快餐?”
“都行”
我很兴奋,但是第二天,那人说爱娟年纪太大,不要,就把好友删了。
接下来几天qq响个不停,但是除了骗子就是意淫,没一个靠谱,我和爱娟才意识到,想做奴做妓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网络行不通,我们就把目光转移到现实,在认识的人中找。


a省b县,某开发区。


这个开发区紧贴在那个工业城市的边上,与县城仅是一江之隔,属于城郊结合部。
b县是个煤矿大县,有很多煤矿,后来,县政府认为煤矿产业不可持续,就建了这个工业区招商引资。开发区交通便利,汽车站火车站都新建在开发区附近,这里三教九流人来人往,除了过往旅客,打工仔、煤矿工人,煤车司机,建筑工人,还有小姐姐,是b县的地下红灯区。


在这个开发区里,几乎所有的旅馆都经营“性产业”,只是具体的经营方式有所不同而已。尽管所有的旅馆都不拒绝普通旅客住宿,但是实际上很少有普通旅客跑到那里去住宿。


华姐在开发区里开了家c旅社,就一个店面,六层楼,每层对开两间房,一楼前面是店面,后面是厨房和一个杂货间,二楼华姐一家住,3-5楼用木板隔成12间客房,6楼两间大房,每层共用一个卫生间,带小姐开房20元一次,住宿50元一天。




华姐大约35岁左右,是爱娟小学同学,后来远嫁a省,就再也没有联系了。她爱说话,打麻将很利害,也很出名,但是管店管得也很细、很严。




据hua姐说,旅社刚开张的时候,她主要在操持自己家的小卖部,这个旅馆里的事情主要是她老公在管。一开始,她老公曾经招来过3个湖南的打工妹,可是其中一个说什么也不肯卖淫,呆了没几天就回家乡去了。老板娘可怜她,也怕她出事,还给了她20元的路费。另外两个妹子倒是同意卖淫,可是才一个月左右,觉得自己的翅膀硬了,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后来她老公又收留了两个外省小姐。她们原来在这个开发区里的一家酒吧里干,后来酒吧老板要卖店,她们就自己找到C旅馆来。老公这回学精了,首先没收了她俩的身份证,让她们跑不了。可是没想到老公跟其中的一个小姐勾搭上了。hua姐当然不能容忍,马上赶走了那两个小姐,又把老公赶去管小卖部,自己在旅馆里当上了专职总管。可是小姐总也不好找,也留不住,前后换过十几个外省或者外乡的,最长的也就是呆上一个月就跑了。到现在华姐手里还扣留着几个小姐的身份证,可是八成是假的;而且小姐们出来的时间一长就知道了,在这个行当里,身份证其实没什么用。


于是hua姐只好利用中国人最可靠的关系网,到处托人找小姐。我知道这消息后,大喜,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经过一天的旅途劳顿,我来到华姐的旅馆。华姐爱娟虽是同学,但是关系一般,也不认识我,经过我自我介绍后,非常热情。
“哎呀,原来是爱娟老公!坐,这边坐,爱娟还好吧?”华姐给我倒了杯水。
“还好!”
“怎么来a省,公事吗?”
“不,一点私事,顺便看看!”在未来的主人面前,我有点语无伦次。
华姐可能觉得旅社档次太低,并没有留我住宿,是我厚着脸皮提出要在这住宿,华姐也同意,让我住进了六楼的大房。
接下来的几天,我内心惶惶不可终日坐立不安,每次看见华姐的眼神我就不敢启齿表白我和爱娟是想来这里做奴做妓的事。华姐也察觉到我的诡异,渐渐没有了第一天的热情,因为来这的男人不是穷就是花心。
到了最后一天,我鼓起勇气。
夜深了,旅社一天的营业结束。我下楼找华姐说话,闲聊了一会,我切入正题。
“华姐,听说,你在找小姐?”
“嗯,你有资源吗?”
“我…唔…”我脸刷一下红了起来。
“怎么啦?”华姐感觉到气氛不对,问道。
“爱娟想在这做妓女!”我鼓起勇气说。
“你说什么?”华姐惊呆了!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爱娟想在这做妓女!”我重复道,心事说出口了,内心反而平静如水,脸不红了心也不跳了,第二遍脱口而出。
过了良久,华姐终于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了,脸上现出鄙夷的神色,说道:“爱娟愿意吗?”
“愿意!”
“呵,读书的时候,我就说过爱娟像个婊子,这还真果然是!”
“只要华姐同意,我马上回家把爱娟带过来。”我奴性倍增,鸡吧瞬间坚挺,带着献媚的声调说道。
“你不介意爱娟和男人睡觉?”
“不介意。”
“真不是男人!”华姐再也忍不住,骂道。
“你们为什么要做这个,不下贱吗?”华姐又问。
我的羞辱感到了极点,不由自主的向华姐跪了下去。我跪着向华姐说出了一切,什么爱娟沦为妓奴,我沦为奴隶,夫妻为奴为妓,等等。说完的时候,我的内裤都湿了,什么时候我在内裤里射精我都不知道。射精后心里获得了暂时的冷静,我才发觉自己做了件非常下贱的事,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人类最基本的羞耻感,但是话已出口收不回去了,我不敢抬头去看华姐的目光。
“什么奴啊妓的,我不懂你在说啥?”这次华姐好像没啥反应。
原来,华姐并没有接触过sm,一时间听不懂,再说世上哪有去做妓女给别人赚钱的人,华姐也不大相信,因此她听的一头雾水,将信将疑。
接下来几天,我不断的给华姐普及sm知识,华姐听的目瞪口呆,直呼毁三观,对我也是越来越鄙夷,最终华姐还是搞清楚了一切。


临走的那天,华姐几乎都没有抬头看我一眼,说道:“爱娟想做,就带过来吧!按这里规矩,五五分账,你说那啥啥的不靠谱也不现实。”
“咋了,怎么不靠谱呢?”我问道。
“滚!”华姐不耐烦了。
“华姐,求你成全我和爱娟吧!”我跪着求华姐。
“不现实啊,你说你们那么大的人口,我怎么控制?你们玩几天后悔,不玩了,店里的生意可是要继续做下去。”华姐说道。


“容易控制啊。”我跪爬到华姐跟前说道:“让爱娟手持身份证怕裸照,爱娟和你是同学,爱娟不听话,你就把照片传到同学群,我们这就乖乖听话给你赚钱。”
“哼!都当婊子了,这脸皮还差一张裸照。”华姐哼道。
“再不行,像工厂招工那样交押金,我们家住的房子值50万,买了当押金交给你,我和爱娟逃跑,押金归主人。”
“别逗了,快滚,奇葩了,还有倒贴50万去做妓女给人赚钱的人!快滚快滚!”华姐下了逐客令,
我被赶出去了,心灰意冷回到家,难道这个世界上做个妓奴也这么难吗?


几天后,华姐打电话给我说,可以接受押金方案,具体微信详谈。
在微信里,我们夫妻和华姐达成以下协议:
1.我和爱娟沦为华姐的奴隶必须无条件服从华姐的命令。
2.我和爱娟放弃人身自由,未经华姐同意不准随意外出。
3.我和爱娟放弃经济自由,一切资产作为押金全部上交华姐。
4.我和爱娟孩子的读书经费由华姐用押金支付。
5.爱娟手持身份证拍摄裸照交华姐保存,华姐有权公开发布爱娟的裸照。
6.我和爱娟的身份证结婚证户口本全部上交华姐保管。
7.我和爱娟必须在寺庙立下重誓保证忠诚,并随缘两万人民币,用押金支付。
8.爱娟满50周岁,协议自动结束,我和爱娟无条件离开华姐家,无补偿费和安置费,押金扣减孩子读书经费和寺庙随缘费用退还。
9.我和爱娟如违约,押金全部没收归华姐所有。
0.本协议的解释权归华姐所有。




华姐很快就飞过来了。
我和爱娟殷勤的接待华姐,我们把自己睡的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换上整洁的被褥给华姐睡觉,我和爱娟则睡沙发。
这次华姐是有备而来,脑补了很多sm理论,对爱娟进行诱惑洗脑。
“阿娟啊,你就别多虑了,做这行的人多着呢,喜欢就做呗,根本没什么,反正在外地也没人知道。”华姐似笑非笑的诱惑爱娟。
“嗯!我一切听华姐安排。”在同学面前爱娟有点不好意思,心里防线彻底崩溃。


傍晚时分,街上熙熙攘攘,欢声笑语。爱娟在聚春楼开了一桌酒席宴请华姐,介绍家里的亲戚给华姐认识,亲戚们都被华姐的气质吸引。
“华姐一看就是贵人,爱娟跟你们是福气啊!”爱娟姐姐奉承道,亲戚们纷纷附和。
华姐只能呵呵了,要是知道华姐要把爱娟带出去做妓女,估计亲戚们会把华姐吃了。
“放心吧,我一定不会亏待爱娟的。”华姐看了看爱娟笑着回答。
只有我和爱娟能理解这种笑的含义,爱娟低下了头。


散席后回到家,华姐把我们夫妻叫过来,正色说道:“你们夫妻俩自己想清楚了,我可没逼你们,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跟了我,你们会很悲惨,很下贱,你老婆要做妓女,自己想清楚!”我和爱娟双双下跪给主子磕头发誓忠心耿耿给华姐为奴为妓。


华姐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夫妻反悔,立刻就把我和爱娟唯一的房子挂在中介网上了,只要剥夺了夫妻俩的房子,这夫妻俩就任凭她宰割了。多年的经验告诉华姐,什么裸照身份证都不靠谱,钱才靠谱,表面上说是押金,到时候这俩夫妻落她手上,一千个理由,总能找出一个理由没收押金。
第二天华姐为了快速成交,指示我们低价抛售主动减价几万,最终以49万成交。
第三天华姐和我去银行把我和爱娟名下所有银行卡取现后注销。然后所有的钱包括卖房的49万,被华姐存入一个陌生人的账户。华姐清点了我和爱娟的物品,拿走我和爱娟的身份证结婚证户口本,除了几件随身衣服,其它的被华姐全部扔掉。


华姐没收了我和爱娟的手机,禁止我们用手机,然后在微信里彻底删除和我们夫妻俩的聊天记录。


财产被华姐剥夺的当天晚上,华姐已经彻底没有和同学朋友说话的那种语气了,对我们夫妻说话已经完全就是主子对奴隶的那种带着鄙夷高高在上的命令。华姐知道,她已经彻底控制这两个夫妻了,眼前这俩夫妻甚至连狗都不如,说话不必那么客气。


现在华姐唯一要做的就是尽快把我们这两个奴隶夫妻带到她的旅馆去,在这里毕竟还有我和爱娟的亲戚们,只要一到她的旅馆,她想怎样就怎样。爱娟长的比华姐漂亮,华姐一直就心存嫉妒,华姐早就想好了一千种让爱娟嫉妒她的方法。临睡前,华姐坐在沙发上,命令道:“你们两个过来。”
我和爱娟走了过去,华姐示意我们跪下,我和爱娟下跪,华姐示意我们爬到她脚边,然后用鞋尖顶起爱娟的下巴。

“以后要听话!把鞋给我舔干净!”
离线femdom7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21-03-06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离线ismmmm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21-09-24
主子带着我和爱娟上了a省的火车。


多年意淫为奴终于梦想成真,然而我和爱娟都没有意淫时的那种快感和愉悦,而是恐慌担心害怕后悔。


现实和理想总是存在差距,我们开始有些后悔,但是现在已经无法回头,一切都在华姐的掌握。我和爱娟忐忑不安,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她们会怎么搞我们?”爱娟恐慌的问道。
“不知道。”其实我比爱娟更恐慌。
看见路人我们会涌自卑的低下头,感觉他们在用异样的眼光看我们,因为我们没有人最基本的尊严和自由。
“一去你肯定会被人奸淫。”我说。
爱娟心沉了下去,也许这就是被奸淫的感觉,不知道哪个男人会第一个奸淫爱娟。
我突然涌起一阵羞辱感,我现在才明白,原来老婆被奸淫是没有意淫时的那种快感,而是羞辱感。


我们惶恐不安的被带到c旅社,已经是中午时分。


一到旅社,只见一个魁梧大汉在摆放祭祀物品。


华姐道;“这是我老公,阿标。”
标叔原以为爱娟会是个淫荡骚气的女子,没想到会这么的朴素大方的人妻。标叔又惊又喜,惊的是像这样朴素大方的人妻难道真的肯轻易为奴为妓,这让标叔暂时不敢有任何越轨行为,喜的是,华姐向来做事务实,人都带来了,哪能有假,能睡这样标致的人妻,真是三生有幸。


标叔姓林,是华姐的老公,身材魁梧,面相老实,为人随和,虽然华姐管的严,但是也会玩玩女人,不过标叔只是满足性欲,倒是不会去折磨女性。


华姐先要我们夫妻祭拜天地,然后祭拜华姐列祖列宗,认华姐的祖宗为祖宗,我和爱娟跪在华姐祖宗牌位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华姐喝道:“记住了,拜了祖宗就是华家奴才,今后如有背叛,就是不忠不孝!”
最后拜主,华姐标叔端坐在沙发前,华姐说道:“今后要有规矩,给主子下跪,主子没叫起来,不准起来,跪下。”我和爱娟恭恭敬敬跪下磕头,磕完头华姐并没有叫我们起身,只是用征服的表情慢慢欣赏脚下这对奴隶夫妻。时间久了,标叔倒是有点不耐烦了,对华姐说道:“可以了吧?”华姐这才让我们夫妻起身。


一楼的杂货间就是我和阿娟睡觉的地方,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尿盆。墙上的墙纸印着一个性感暴露的女人,一看就是个妓女的那种,墙的另一面挂着我和爱娟的婚纱照,中间贴着一张大号的红双喜贴纸,床头上方悬挂着一个长方形镜框,写着四个红色大字“有夫之妇”,天花板四周布置着和发廊一样的暗淡的红色氛围灯。


虽然这是我和爱娟的夫妻房,但是任何男人只要付钱都可以在这个房间和爱娟睡觉,体验奸淫人妻的感觉,甚至可以要求爱娟的老公来观赏,第一个在这个房间和爱娟睡觉的是标叔。


华姐当然不是那种允许标叔睡别的女人的女人,就像任何男人都不愿意别人睡自己老婆一样。但是为了彻底征服这对夫妻,彻底占有爱娟的身体,彻底控制爱娟的灵魂,套上爱娟是失身与华家这一精神枷锁,华姐决定让标叔亲自去玷污爱娟的身体,剥夺爱娟的贞节。


标叔一个下午都在偷偷瞄爱娟,毕竟华姐在这,他不敢太放肆。标叔去尿尿的时候,我也假装要尿跟了进去,我偷偷看了标叔的鸡吧,我打了个冷颤,差点尿不出来。这根阴茎完全适配标叔的身材,黝黑粗大,没有勃起的长度已经让我自卑,尿液从龟头一喷而出,强劲有力。我想起我和爱娟做爱的时候,偶尔因为某些姿势阴茎插的深,龟头触碰子宫,爱娟都会剧烈呻吟,标叔这阴茎估计可以从头到尾顶着爱娟的子宫直到射精。


入夜。
我和阿娟被叫到华姐面前,一阵羞辱后,华姐问道:““结婚前是不是处女!”
“谈过一个男朋友,没做!”爱娟回答。
“这么说还是贞洁烈女了!”
“嗯!”
“知道自己在这要做什么吗?”
“婊子。”爱娟低下头,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做婊子就要把贞洁扔地上,今晚就把你的贞洁给我。”华姐说完横了一眼标叔,说道:“今晚就便宜你了。”
标叔双眼发光,今晚有的爽了,牵起爱娟的手,眼睛盯着我说道:“阿娟,走吧!”想看看我这个当老公的有什么反应。爱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跟着标叔进房。
我感到一阵酸楚内心涌起剧烈的羞辱感,意淫是一回事,现实又是一回事,现实根本没有意淫的快感,只有屈辱,我深深的低着头,不敢去面对华姐和标叔那种根本不把我和爱姐当人看的表情。
“怎样,带绿帽爽吗!”华姐咯咯怪道,“你这乌龟大王八,哈哈,放心,爱娟今后最不缺的就是男人,保证让她爽的不要不要的。”
我不敢回答,羞辱感到了极点。
过了良久华姐问道:“你的那个是不是不行?”
“什么?”我懵了一下。
“狗奴才,什么不懂吗?”华姐笑骂。
我这才明白华姐是问我性功能行不行。
“可以的!”我脸色涨的通红,恨不得立刻脱下裤子来证明自己可以,以维持男人最基本的自尊。
华姐将信将疑的看着我,那眼神完全就是不信我可以,要不怎么老婆被人牵去睡都没反应,不耐烦的说道:“滚去睡吧,你这绿帽龟!”




夜深人静,万籁俱静。
爱娟正在被标叔奸淫,而我却根本没有意淫时的那种快感,只有酸楚的屈辱和泪水!不知道标叔会怎样蹂躏爱娟,我竖起耳朵听,万籁俱静,什么都没有听到。爱娟会不会像跟我做爱那样,紧紧的抱住标叔?会不会正在和标叔深情舌吻,或者跪着给标叔吮吸鸡吧,或者脸庞深深贴着标叔的屁股给标叔舔屁眼?爱娟现在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和我一样感到羞辱,还是正在羞辱地享受快感!
突然,隐约听见有女人的呻吟声传来,我立刻竖起耳朵,是爱娟那熟悉的呻吟,夹杂着标叔那种性欲得到发泄的哼声。一种强烈的欲望油然而生,渴望下贱的欲望,酸楚和羞辱被欲望彻底祛除,鸡吧直接在内裤里射了。


拂晓时分,一切又回归万籁俱寂。我全身酸软精疲力尽,一个人瘫倒在床上,上下揉搓自己那软趴趴的鸡吧,我感觉我可能再也硬不起来了。我不知道昨夜我手淫了多少次,幻想了多少种爱娟被奸淫的方式,我只知道最后几次射出来的几乎是水了,我可以肯定我射精次数绝对比标叔多的多,虽然标叔在爱娟的阴道里顶着子宫射,而我是在内裤里射,总之奸淫和手淫都是淫。


天亮了,清晨。


标叔从房间里出来了,正常的性欲发泄,让标叔看起来愈加神采奕奕红光满面,脸上难掩其征服人妻的快感。遇见我笑道:“爱娟逼下面那颗美人痣好看。”爱娟这颗痣非常隐秘,不脱内裤是看不到的。


我迫不及待的进房间,阿娟也已穿好衣服,正在梳头,被子也叠的整整齐齐,一切如常。爱娟不好意思的对我笑了笑,是那种少妇出轨后感觉对不起老公的眼神,说道:“起来了,昨夜睡的习惯吗。”
“还行,你呢?”
爱娟横了我一眼,没有回答,似乎在说,这还用问被奸了一夜。但是我看爱娟的脸色,感觉睡眠还是充足的,没有被人蹂躏折磨的憔悴,反而带着性欲得到满足的快感。
“阿娟,快,给我看看你的逼。”
“没见过我的逼吗,有什么好看的,还不是一样。”
“不一样,我想看看你的逼被别的男人操完有什么不一样。
“贱,就你舍得把老婆让人睡。”爱娟说完脱下裤子躺在床上,让我观赏她那刚被操了一夜的逼。我左看右看,也没看出和平时有什么不同,没有充满精液更没有精液外流,即没有阴唇卷边也没有阴蒂外翻。我有点失望,难道那些淫妻sm论坛里那些帖子都是骗人的?“是内射吗?”我问。
“嗯,标叔那东西实在粗,还长。”爱娟似乎在埋怨我的鸡吧太小,让她直到昨夜才体验到真正的性爱。我心里涌起一阵嫉妒,忍不住就给爱娟舔逼,鸡吧不行咋就用嘴巴弥补。我双唇深深的贴着爱娟的下体,卖力的给爱娟舔,极力想证明我的舌头比标叔厉害,但是华姐却不给我机会。
“爱娟出来。”华姐在外面尖声命令道。
主人的命令压过一切,爱娟的逼还没有任何感觉,舔逼就被迫被主人的命令中断。爱娟埋怨道:“都是你,搞得下体都是口水。”赶紧下床提起裤子,整好衣服,去服侍华姐。


爱娟初次被奸之夜令我终生难忘。标叔初次奸淫阿娟,就让爱娟的性欲需求至少提高一倍,而标叔奸淫爱娟又激起我内心真正的欲望,彻夜手淫把我这根本就举而不坚的阴茎彻底搞残了。现在连我这根下贱的舌头都开始埋怨,这让我更加的自卑和嫉妒,羞辱感被自卑和嫉妒压制,越来越弱渐渐没有了。
离线ismmmm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21-10-07
第二天,华姐就要爱娟开始接客。

早饭过后,旅社还没有正式开门营业。华姐坐在沙发上把我们夫妻叫了过来,我和爱娟唯唯诺诺来到华姐跟前,弯腰弓背叫了声:“华姐。”华姐说道:“跪下!”我和阿娟赶紧跪下,双手按地,等候华姐吩咐。华姐在刷抖音,搞笑段子惹的她好笑,始终没有抬头看我们夫妻一眼,似乎忘记了我们夫妻的存在。这可苦了我们夫妻俩,跪的头晕眼花双腿发麻。

华姐终于说话了,原以为少不了一顿羞辱斥骂,没想到华姐柔声说道:“你们夫妻既然走到今天这地步,就没有回头路了,这也是你们自愿,今后就要乖乖听话,死心塌地的在这做,知道吗?”
“嗯!”爱娟应了一声。
华姐又道:“你们也别多想,吃饱穿暖就可以了,丑话我说前头了,干的好我包你们衣食无忧,干不好就要挨揍挨骂。”说完扬了扬新买的鞭子。

华姐继续说道:“你们在我眼里也就是两头畜生,自己也别把自己当人看,要学会讨好主子,奉承主子,今后多看看宫廷剧,学学那些太监宫女是怎么服侍太后的,奴才就要服侍好主子,把主子服侍好了,日子就好过。”

华姐喝了口茶,开始打电话。只听华姐在电话里和对方客套几句,然后说道:“张哥啊,我跟你说,店里最近来了个新货,漂亮的人妻,人家有老公的,想不想来玩玩?”

我和爱娟在地上跪的头皮发麻,听着华姐这样毫无顾忌的当面给爱娟招嫖,感觉自己真的就是两条狗。

打完电话,华姐这才发觉地上还跪着这俩夫妻,斥道:“还跪着干嘛?还不起来干活去,爱娟你今天就要开始接客。”

午饭后,一个秃头中年汉子来到店里。华姐站起来笑脸相迎,笑道:“张哥,你可来了,你做人也太现实了吧,没小姐,鬼影都不见一个!”
张哥圆滑的道:“华姐,看你说的,我这不是来了,最近行情不好,反而更忙,瞎忙。”
华姐叹道:“你们这些臭男人,个个喜新厌旧,玩玩就不玩了,我上哪找那么多小姐去。”
“华姐,你不是说那个…”张哥不想纠缠不清直接切入正题。
“放心,这回我找了个,包你百玩不厌,新鲜没做过的人妻,人家有老公的哈。”华姐得意洋洋的说道,手上有货就是有底气。
张哥双眼发光,看着我和爱娟夫妻俩,店里除了华姐就剩下这俩夫妻。
一般嫖客进店,看见小姐,不管做不做,都会动手动脚,各种调戏揩油。张哥其实一来就看见我们夫妻俩,但是爱娟那端庄大方的人妻形象,让张哥不敢乱来。虽然华姐电话里说新到的是个人妻,但是没有确定之前就乱摸人家,万一不是,那就惹出大乱子了。
爱娟和张哥目光对视,羞耻的低下了头,这下张哥确定无疑了,淫笑着站起来,想过去摸摸爱娟。
华姐斥道:“干什么呢?规矩点,人家有老公的。”
这下张哥开始猴急了,陪笑道:“华姐,你也别逗我痒痒,老客户按行情价?”
“这是新鲜没做过的人妻,一次1000元。”华姐直接报价。
张哥犹豫了,这是日常价的十倍,横竖都是一个洞,两个奶,这十倍值不值呢!
“怎么样?不想做,哪我找陈哥过来?”华姐激将道:“你看这是她老公,等下还可以让她老公在旁边观赏你怎么玩他老婆。”
华姐这一说,张哥立刻精虫上脑,这,哈,什么,玩人妻,还有老公,这,再无犹豫。

张哥眼睛就像看牲口那样,在爱娟身上肆无忌惮的盯来盯去。心想:看这体态举止,确实是个人妻。
“怎么保证是真的人妻?”1000元不便宜,张哥想钱花的明白。
华姐把我和爱娟的身份证结婚证户口本统统递给张哥查看,张哥看完笑道:“呵,这三证齐全啊,华姐真有你的。”
“爱娟,过来!”华姐命令爱娟站在张哥面前,说道:“张哥是老手了,验下身子吧,等下钱收了就不退。”
张哥掀起爱娟的半身裙,脱下爱娟的裤袜和内裤,把下体裸露出来,然后看看摸摸闻闻捏捏仔细检查一番。华姐冷笑,冷笑中带着鄙夷,鄙夷张哥的下流,鄙夷爱娟的下贱,更鄙夷我这个当老公的无能和窝囊。

张哥检查完毕,华姐问道:“怎样,满意吗?”
张哥打开微信,转了1000元给华姐,立即就把爱娟楼在怀里,一边看着我一边揉搓着爱娟的胸部,狞笑道:“怎样,你说一说要怎么玩着?哈哈!”
“她这老公不大行耶。”华姐在旁附和着添油加醋。
“哈哈哈哈,不行就我来!”

我看了看爱娟,爱娟有点不好意思的,脸露微笑,她一直在用微笑来掩饰内心的羞耻。我们心里都不是个滋味,毕竟是两个大活人,如今被别人当作牲口那样讨价还价,还要当面检查下体,就是条狗也受不了!
我全身发抖,偷偷抬头向华姐瞥了一眼,华姐那锐利的目光,仿佛是在告诉我奴隶还有什么人格、尊严、脸面,双腿发软,差点就跪了。   

张哥搂着爱娟进房,还要求我这王八老公一起进去观赏。华姐感到极度厌恶,唉!这世道…这男人…还有这婊子…。

一到房里,张哥就看见了我和爱娟的婚纱照,张哥哈哈大笑兽欲大发,我双腿发麻,几乎没了知觉,扑通一下就跪了下去。张哥说道:“对,你就这样跪着看。”然后扑向爱娟。

爱娟跪着用嘴给张哥吮吸鸡巴,脱的一丝不挂躺在床上任凭张哥压在她身上发泄着性欲,嘴里哼哼的叫着。张哥要求换个姿势,她也听话的配合,骑在张哥身上,看着鸡巴在自己的荫道里进出,最后爱娟厥起雪白的屁股任由张哥端着自己的腰疯狂的抽插直至射精。

接下来几周,爱娟被华姐的老客户用长的、短的、粗的、细的、弯的、直的不同的鸡巴操的不亦乐乎。我呢就像天天看A片,看到最后都要吐了。

最初几天,每当看着爱娟被操的呱呱叫,我的心也会犹如刀割,眼中也会盛满酸楚的屈辱的泪水!渐渐的就习惯了这种感觉,甚至还觉得这种感觉还夹杂着那么一丝丝快感!或许是我已习惯,更或许,是已经麻木。

这日,华姐把我叫了过来,说道:“以后张阿姨的工作由你来做,这几天你跟张阿姨交接一下。”说罢,拿出一套衣服要我穿上。我一看,这不就是店里做保洁的的张阿姨穿的工装吗!我感到屈辱,意淫过无数种调教方式,也没想到过会被强迫我这个年轻的大男人去做男保洁阿姨。
 
华姐看我支支吾吾,斥道:“怎么,奴隶不干活,难道吃白食,马上给我去换衣服。”

我不敢违背,只好乖乖进屋换上这身保洁阿姨工装。

我回到大堂,爱娟扑哧一笑,逗得华姐也笑了。
爱娟道:“穿上还真有奴才相。”我横了爱娟一眼。
华姐道:“奴才就要有奴样,好好干,做错事我打死你。”

我这年轻男保洁阿姨,迅速成为附近街坊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料。一次华姐让我去杂货店买包糖,杂货店老板娘真正教训儿子,见我走进来,就指着我对儿子说道:“看,不认真读书,长大只能像他一样干低贱活。”

人格和尊严,在嘲笑声中随风飘散。

华姐一天一天地售卖爱娟的人妻气质,直到爱娟和普通小姐一样,只能用性感和妩媚来吸引客人为止。现在尽管她还是人妻打扮,也难掩其身上的风尘女子味。

这天晚上,一天的工作结束了,我和爱娟正准备上床,华姐突然走了进来,手上拿着一个包裹。我和爱娟赶紧站起来听候吩咐,华姐很少会到我们夫妻房里来,我和爱娟心里划过一丝惊慌,估计今晚少不了一顿打骂。

华姐先把房间四下检查了一番,看看这夫妻俩有没有什么小秘密,然后在床沿坐下,从包裹里拿出几件性感暴露的衣服和几条开裆丝袜,对爱娟说道:“你穿成这样谁知道你是婊子,还怎么勾引男人,当婊子还装嫩,今后不准再穿这些衣服。”说完要我打开衣物箱给她检查。华姐看了看衣物箱,嫌弃爱娟的衣物肮脏,不愿意用手去碰,命令我按她所指的,把爱娟全部的普通衣服装进包裹扔掉。

华姐正想再斥责几句,突然发现爱娟身上穿的也是一套良家衣服,拍的一声,打了爱娟一个耳光,斥道:“你个当婊子的配穿身上这身衣服吗?还不脱掉。”随手挑了一件抹胸包臀裙要爱娟换上。

爱娟换上抹胸包臀裙后,倍感骚气性感妩媚,从里到外都和街上那些站街女发廊妹一模一样。男人一见到爱娟就知道她是个妓女,只要男人愿意,随时都可以伸手在爱娟身上摸几下,爱娟是绝对不会抗拒的,而且会笑脸相迎。

华姐走后,爱娟看着自己身上穿的衣服,对着镜子转了几圈,说道:“这么暴露,以后还怎么出门,穿出去羞死人。”

第二天,爱娟开工后,觉得穿开裆丝袜再穿内裤怪怪的,接客时要脱内裤也麻烦,从此就不再穿内裤,让骚逼直接裸露。到了晚上,爱娟对我和华姐说道:“难怪那些妓女都爱穿包臀裙和丝袜,躺下张开双腿就行了,裤子都不用脱了,真是方便快捷。”

华姐咯咯怪笑道:“我说的还会错吗?以前读书的时候,我就说你就是个婊子,大家还不信。”
离线havenothin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09-14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